法制网评:筑牢未成年人性侵防火墙

时间:2019-07-08

  面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这一社会公害,惟有严惩与善治并举,才能以最低限度的容忍、最高限度的保护,确保稚嫩的“花朵”在良好的社会环境中纯洁怒放。

  近日,新城控股原董事长王振华涉嫌猥亵女童案引发社会高度关注,而更多的性侵幼童案件因为性侵者身份普通、受害儿童身份普通,而没得到太多关注。据公益项目“女童保护”统计,2013年至2018年,媒体共曝光2096起性侵儿童的案例,每起案例中都有不同数量的受害儿童,多的有100多人,很多强奸和猥亵未成年人案件都没有进入司法程序(7月8日《中国青年报》)。

  未成年人是社会中最弱势的群体,再没有什么比未成年人受到性侵害更令人揪心。一再发生的性侵害未成年人悲剧,印证了我们在防范未成年人免遭性侵害方面,还存在诸多短板:一方面,性教育的缺失,直接导致很多未成年人遭到性侵害后浑然不知。同时,整个社会缺乏严密有效的协调,也导致了未成年人性侵害防火墙的不堪一击。另一方面,法律本身的百密一疏,无疑也是不能有效震慑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症结之一。

  每个未成年人都是天使,不让他们受到性侵害,严惩与善治都缺一不可。既需要高扬法律利剑,又需要家庭和教育部门的正确教育,更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。惟有如此,方能有效地为未成年人筑起固若金汤的性侵防火墙。

  筑牢未成年人性侵防火墙,首先须要完善立法。良法是善治之前提,世界各国惩处未成年人性侵犯罪,无一例外地实施严刑酷法。我国刑法虽然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的犯罪作出了“十年以上有期徒刑、无期徒刑或死刑”的较高量刑规定,并对奸淫不满十四周岁幼女的犯罪从重处罚,但与美国动辄让性侵者“把牢底坐穿”、韩国对性侵者顶格量刑之余还施以“化学阉割”等严惩相比,我国对性侵未成年人犯罪分子的刑事处罚还显得过于“仁慈”,完全有必要进一步加大刑法顶格惩处的力度。

  同时,筑牢未成年人性侵防火墙,还必须强化司法的常态化威慑。近年来,未成年人性侵案件频发,一个重要原因就是司法未能真正对该类犯罪形成高压态势。因受立法缺陷的影响,司法机关打击该类犯罪往往不能充分用足严厉制裁手段,让犯罪分子逃避严厉刑罚有隙可乘。对此,司法机关要以责无旁贷的积极作为,从严惩处该类犯罪,努力为未成年人不遭受性侵害撑起牢不可破的司法保护伞,确保他们健康成长的社会环境风清气正。

  更为重要的是,防范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是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,还必须在善治方面下足功夫。这既需要不断加强与未成年人生活、学习相关场所的安全设施建设和强化对性侵者的禁业制度建设,及时消除安全隐患,加强预防性侵害知识教育,提高未成年人自我保护能力;又需要司法机关切实加强司法宣传,通过公开宣判、以案说法、送法进校园、发司法建议等有效形式,向公众普及未成年人性侵常识以及应对之法,教育引导公众树牢依法保护未成年人的法治意识,从而杜绝类似案件的再次发生,切实筑牢防范未成年人性侵犯罪的社会根基。

  古人云:“幼吾幼以及人之幼。”未成年人是国家的未来,民族的希望,依法保护未成年人不遭受性侵害,责任重如泰山。面对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这一社会公害,惟有严惩与善治并举,才能以最低限度的容忍、最高限度的保护,确保稚嫩的“花朵”在良好的社会环境中纯洁怒放!挂牌玄机彩图